I am Article Layout
Global Environmental opportunities

負責任的資本主義與可持續投資

12. 2018

可持續性:投資者可以從聯合國和諾貝爾獎學到什麼

投資者必須認真致力保護環境,方可實現可持續的經濟。這正是聯合國與諾貝爾獎委員會發出的訊息。

雖然投資者經歷了動盪的12個月,但應該烙進投資者集體記憶的卻是10月的事。

這不是因為10月可能成為新熊市的起點(雖然這確實令人痛苦),而是因為這個月冷酷地揭露了一個對資本主義重要得多的問題:環境退化。

10月8日,聯合國公佈有關全球暖化的悲觀報告,數小時之後,諾貝爾獎委員會便公佈經濟學獎得主。雖然這可能不是故意安排,但卻意義重大。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默(Paul Romer)與諾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分別致力研究全球經濟增長原因,以及經濟能否持續增長而不對地球造成不可修補的傷害──這些問題與環境的可持續性直接攸關。

諾貝爾獎委員會與聯合國氣候變遷小組可說是聯手向投資者發出了一個清晰的訊息:如果沒有投資界的鼎力支持,保護地球自然資源的努力將會失敗。

投資者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他們有能力拒絕投資在未能盡責保護環境的公司上,包括撤走已投入的資本。

要求每一間上市公司說明其生態足跡,是投資者運用這種力量的方法之一,就如它們說明其廠房與設備的折舊一樣。

Laurent Ramsey

如果沒有投資界的鼎力支持,保護地球自然資源的努力將會失敗。

但可以做的事還有很多。諾德豪斯開創性的模型確立了經濟增長、溫室氣體排放與氣候變遷之間的關係,其影響力巨大正是因為它量化了經濟活動的環境代價。

該框架長期以來塑造世界各地政府與監管機構的思維,而且發揮了關鍵作用,促成創新的氣候變遷舒緩工具,如碳稅抵免(carbon tax credits)。

投資者是時候在這方面跟隨政策制定者。至少投資者應該承認,每一項股票、債券與實物資產均有其環境風險溢價,必須反映在資產價格上。將這種溢價納入考慮將會揭露真正的資本成本,最終引導投資者避開那些忽略其生態足跡的公司。

這種觀點並非只是基於道德:愈來愈多研究提出了有力的財務理由。長期而言,相對於忽略可持續原則的公司,積極應用可持續原則的公司通常擁有較高的信貸評級、較低的資本成本、較強的財務狀況,以及較出色的股價表現。

Agriculture

不過,負責任的資本主義並非只是獎勵那些商業模式有利於保護環境的公司。

一如美國總統詹森(Lyndon Johnson)1965年在國會演講指出,保護地球的資源需要的「不僅是經典意義上的保護和發展,還有創造性的復原與創新」。

人類有無窮的創造力,有能力解決氣候變遷和困擾地球的其他環境問題。人類只是需要資源去做這些事。

一些資金充裕的研究計劃已經產生成果。在創新蓬勃的清潔能源產業,技術進步已造就太陽能、風能和儲電成本大幅下跌。一項研究顯示,自1970年代以來,投資在空氣污染控制技術上的每1美元,估計已產生約30美元的經濟回報。

但是,我們沒有什麼可以自滿的。羅默對技術變革經濟效應的研究發現,投資者往往未能給予創新者足夠的獎勵,以致他們無法獲得必要的資本充份支持研究與發展。這意味著社會只能受惠於人類集體智慧的一小部分。

短視是部分原因。太常出現的一種情況是投資者擔心太久才能得到回報,因此冷落大有希望的技術。

環保產品業崛起

每年提出申請的環保產品專利數量

world patent

資料來源:世界知識產權組織;資料涵蓋期間為1999年12月31日至2015年12月31日

羅默的研究顯示,投資者必須放眼更長遠的未來,有意義的創新如環保技術才能扎根並全球普及。只有這樣,資本才會流向最需要它的地方。估計未來二十年,每年必須有約2.5兆美元的民間投資轉向綠色技術。

令人鼓舞的是環保產品與服務業已堅定地崛起。目前該產業年產值約2兆美元,正以每年6-7%的速度增長,增長率是全球經濟的兩倍。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資料顯示,過去十年間,提出申請的環保產品專利數目增長了兩倍有餘,如今已達到每年約2萬項。

如果資金更充裕,開發相關技術公司的成就真是無可限量。因此,投資者可以發揮關鍵作用,引導經濟建立較可持續的基礎。投資者不但可以協助大幅降低企業的環境足跡,還可以投入資本支持為子孫後代保護地球資源的技術。

一如諾貝爾獎委員會觀察到,自然決定了我們生活的環境,而知識決定了我們管理環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