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Article Layout
Shanghai deep water port
04. 2018

美中貿易關係緊張的一些意外影響

隨著美中兩國因為關稅問題而貿易關係愈來愈緊張,一種可能相對樂觀的貿易局勢正逐漸浮現。

特朗普與習近平討論貿易:焉知非福?

如圖1顯示,目前中國對美國的名義進出口差額是歷來最大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以此為理由,提高針對中國商品的進口關稅。雖然此舉已導致兩國關係緊張,我們認為此事有一種正面的「副作用」:中國很可能因此加速開放外資參與中國的服務業。中國已承諾進一步開放經濟 ── 尤其是承諾加快中國金融業的所有權改革,而且可能短短幾個月內就執行;若然如此,或許有助避免一場貿易戰的發生。

圖一:中美雙邊貿易 (美元)
China bilateral trade with the US

資產來源:百達資產管理, CEIC, Datastream,至2018年2月28日。結合一及二月數據以反映農曆新年假期。

但整體而言,特朗普大幅提高關稅的計畫,不大可能縮減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美國根本無法以具競爭力的成本生產目前進口自中國的商品,至少短期內做不到。美國暫時仍必須進口這些商品,而較高的關稅將令這些商品變得比較昂貴,進而推高美國的通貨膨脹。

特朗普的貿易議程如何影響其他新興地區?阿根廷與巴西的例子

我們的經濟師Anjeza Kadilli剛去過阿根廷和巴西,與當地的政策制定者會面。

她認為巴西和阿根廷可能成為美中貿易關係緊張的主要受益者。巴西與阿根廷均已成為對中國的大豆主要出口國。如果中國決定停止進口美國大豆,巴西與阿根廷佔中國大豆進口的比例將進一步擴大。這種新形態將帶給投資者新機會,不但是在農業方面,還包括相關行業如製造、基建與機械。但障礙包括巴西和阿根廷目前的進口關稅是最高的(非農業商品進口關稅分別為14.1%和14.3%),而且它們仍是相當封閉的經濟體(見圖2)。

圖二:新興市場入口關稅及貿易開放度
Emerging Markets' import tariffs and trade openness - Brazil and Argentina trade openness is the weakest

資料來源:百達資產管理, CEIC, Datastream, 2018年3月31日

但是,Anjeza最近訪問兩國的經驗使她相信,兩國(尤其是巴西)有強烈的意願降低關稅,即使必須單方面降低關稅。決策當局將致力支持能真正增值的本國生產(例如農業),而那些很難與外國競爭的產業(例如工業),則降低相關商品的關稅。這種政策將促進這些市場的效率。

百達新興市場股票團隊月度圖表

亞洲(日本以外)股票策略主管
Hong Kong busy street

繁忙的香港街景和霓虹燈

亞洲內部貿易增長造就新機會

中國力抗美國新保護主義措施之際,亞洲市場內部貿易持續增長,情況令人鼓舞。為了在我們的投資組合中捕捉這種令人鼓舞的趨勢,我們正押注區內金融業繼續開放,尤其是透過中國保險公司或印度的銀行,因為當地的市場滲透率目前偏低。
圖三:2016年保險產品在亞洲的滲透率
Asian Insurance sector

資料來源:摩根士丹利研究, 2016

市場數據

Stephane Couturier for Pictet
市場數據

30.03.2018

Market watch

資料來源:Datastream、彭博,資料截至2018年3月30日,以美元計算。股票指數以股息淨額再投資為基礎,債券和商品指數以總回報為基礎。匯率變化視作投資表現,根據匯率計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