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Article Layout
Global environmental Opportunities

放眼長線

負責任投資

放眼長線如今空前重要──這意味著在我們的日常投資決策、積極所有權(active ownership)實踐和報告實務中貫徹可持續原則。

我們的可持續策略

可持續發展滿足當前的需要,同時避免損害未來世代滿足自身需要的能力。關鍵在於在經濟發展與對公民社會和自然環境的影響之間找出平衡點。在金融界,我們面對兩項挑戰:如何界定可持續性?如何在我們的工作中貫徹可持續原則?

首先,雖然大家普遍認為可持續是指一個系統能長期維持下去,但何謂「長期」並無公認的標準。對我們一些客戶來說,長期可能是五年,另一些客戶則可能認為長期是一輩子的時間。對我們來說,百達的合夥結構和二百年的歷史意味著放眼長線總是必須考慮幾代人那麼長遠。 

 Laurent Ramsey

作為資產管理人,我們配置資本,為實體經濟提供資金。我們有義務負責任地分配資本,考慮未來世代的需要。

— Laurent Ramsey,執行合伙人暨行政總裁

第二,作為資產管理人,我們對客戶的職責是透過資本配置創造價值,以及藉着有力的風險管理保護資產。為了達成此一使命,我們必須利用所有可得的公開資訊(包括財務和非財務資訊)支援我們的研究、選股、投資組合建構與管理,以及與所投資公司的互動。因此,環境、社會及管治(ESG)因素是我們為客戶作出正確的長期投資決定必須考慮的。

 

 ESG at PAM

ESG因素已融入我們的投資流程

關鍵的重要性問題

將ESG議題融入投資流程時,我們必須明白相關議題對行業或公司的長遠財務表現有多少的影響。真正重要的是那些會對業務構成實質風險的問題。這正是為什麼我們會與投資團隊召開「深入討論」會議,集中探討各行業的重要議題。


我們積極發揮股東的作用

最近數十年,在經合組織(OECD)國家的公司管理層與股東直接互動的次數持續減少;有人警告,如果新興的被動投資基金不加強努力要求管理層問責,被動基金興起可能令這種趨勢加劇。

作為主動式投資經理,我們認為我們有責任就重要的ESG議題與公司管理層接觸互動。這種議題可能包括良好的企業管治做法、可能危及公司營業牌照的差劣社會表現,以至我們認為可能影響公司長遠表現的任何其他問題。

我們透過參與表決表達我們的信念。

  • 如果我們認為幫助對方改善ESG實踐有助提升長遠的表現 ,我們就會與公司董事會和主權債發行者直接接觸互動
  • 為維護我們客戶的最佳利益,我們的目標是在股東大會上動用全部股權參與表決
  • 2017年,我們在3,040次會議上參與了35,964項表決

我們測量我們投資的影響並分享資訊

增加透明度有助分辨認真執行與敷衍了事。要編製有意義的指標,必須了解對客戶最重要的議題;做好這件事則需要時間。除了提供財務指標,我們的報告也提供特別編製的ESG指標,例如管治與爭議指標、委託投票活動,以及對相關投資組合活動的評論。從2019年第一季起,我們也將披露碳足跡資料。

我們致力倡導負責任投資

我們積極參與推廣負責任融資和可持續投資的機構,致力幫助引導行業以更包容的方式思考人、地球與投資組合,因為長遠而言,它們是密切相關的。
我們對負責任投資的承擔
CommitmentTable

如何投資

我們所有淨長倉股票和固定收益基金都將ESG因素融入投資流程。我們也管理一系列專注於環境與社會影響的主題基金,以及若干典型的社會責任投資(SRI)基金。

我們的主題基金投資於一些對解決環境與社會難題(例如缺水、氣候變遷、全球公共衛生問題)有直接貢獻的活動。相對之下,我們的社會責任投資策略投資於整個經濟體,專注於管治較強、運作與產品較安全和乾淨的公司。

ESG at P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