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Article Layout
Outside

新興市場債券展望

05. 2019

新興市場前景光明

新興市場的增長速度目前已超過成熟市場,而且將因為全球經濟反彈而獲益最多。

忘記最近的市場動盪吧,新興市場債券目前正處於一種最佳狀態。事實上,這個資產類別未來一年的表現,大有可能與慘痛的2018年截然相反。

這種樂觀看法是基於兩個因素。第一,雖然全球經濟近來增長放緩,新興市場的表現優於成熟市場。第二,世界各國正採取政策措施刺激增長。歷史經驗顯示,新興市場資產在上述兩種經濟環境下通常表現突出。

匯價至為重要

世界領先指標對預測全球經濟增長前景甚有幫助,而該指標自2017年觸頂以來,呈現急跌的趨勢。不過,雖然新興市場的前景也變差,全球經濟放緩主要是受成熟市場拖累。

美國聯邦儲備局接連加息至去年12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貿易問題上展現好戰態度,全球汽車需求改變,加上個別國家的問題(例如義大利和英國的政治紛擾),導致成熟市場增長顯著放緩。

相對之下,新興市場經濟放緩集中在土耳其和阿根廷──這兩個國家經濟受損是自己造成的。

因此,新興市場相對於成熟市場的增長速度優勢一年來顯著擴大,領先幅度如今是2013年以來最大的(見圖)。

差距擴大

新興與成熟市場領先指標(同比變化%)差距vs.美元/新興市場貨幣匯率*(2008年1月1日=100)

Differential between EM and DM leading indices

*美元兌31隻新興市場貨幣的匯價。資料來源:百達資產管理、CEIC、Datastream、Bloomberg;2011年1月1日至2019年1月1日之間的數據

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在全球經濟不均勻放緩、新興經濟體表現較佳的時期,新興市場貨幣兌美元會升值──我們的分析顯示,平均一年升值1.7%。

在這種時期,大型新興經濟體(例如中國、印度、韓國、俄羅斯、巴西)的貨幣升值趨勢更顯著:平均一年升值4.7%,拉丁美洲與東歐貨幣往往表現最好。

新興市場貨幣也可能受惠於美國方面的情況。

聯儲局已緊急煞停緊縮政策,不但已停止加息(愈來愈多人預期下次調整利率將是減息),目前還正過早地結束縮表(縮減央行資產規模)行動。央行政策立場轉向鴿派,今年稍後應將促進美國經濟增長。但就目前而言,這可能標誌着美元持續升值的走勢告一段落。

目前新興市場貨幣兌美元的匯價,接近至少二十年來最偏低的水準。這些因素結合起來,應將促使新興市場貨幣升值,進而惠及新興市場本幣主權債──這種債券頗大一部分的回報經常受外匯波動支配。

反彈條件成熟

已開始回應全球經濟放緩問題的並非只有聯儲局。歐洲央行正恢復針對銀行業的定向長期再融資操作(TLTRO),希望有助提振疲弱的歐元區經濟。

但中國再度成為積極政策刺激措施的主要源頭。人民銀行過去一年已五次降低銀行的存款準備金率,希望藉此刺激放貸,而且未來幾個月預期將進一步降低存準率。與此同時,中國政府已大幅擴大基礎建設投資,扭轉2018年削減投資的做法。

基本條件吸引

較廣泛而言,新興市場債券應將因為當地條件改善而得到支持。審慎的宏觀經濟政策,加上新興市場央行相對鷹派的政策立場(尤其是後者),意味著新興市場的經濟表現應該會比以前穩定一些。

與此同時,一度令人非常擔心的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可能並非真的那麼值得警惕。隨著新興經濟體變得比較富裕,它們已沒有以往那麼倚賴出口,本地需求增強彌補了出口減少的部分影響。而隨著中國等國家經濟日益成熟,它們也已涉足較高附加值的製造業,因此得以加強控制至今分散在若干國家的供應鏈。

中國再度成為積極政策刺激措施的主要源頭。

貿易局勢若緩和,整個新興市場的資產也有可觀的反彈潛力。

在新興市場國家中,我們認為巴西特別吸引。在新政府的改革議程幫助下,人們的關注焦點已回到巴西有利的基本因素上。事實上,我們大致看好拉丁美洲。

相對之下,嚴重失衡的新興市場,尤其是土耳其和阿根廷,很可能仍將容易出現局勢急轉直下的情況。

由此觀之,經過動盪的2018年之後,多數新興市場國家應將受惠於它們相對強勁的經濟表現,相關資產今年稍後頗有機會普遍反彈。